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内 » 全国各地资讯 » 广东 » 正文

全球广东频道:广东援助武汉江汉方舱医院医生 特殊时期的一次握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2-10  来源:中新网
核心提示:原标题:广东援助武汉江汉方舱医院医生:特殊时期的一次握手讲述者: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广东)援助武汉江

原标题:广东援助武汉江汉方舱医院医生:特殊时期的一次握手

讲述者: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广东)援助武汉江汉方舱医院医生刘晓春
特殊时期的一次握手

现在,夜已深,病房里的病人渐渐进入了梦乡,只有我和门口的护士姑娘还在黑夜中醒着。隔离衣里的汗水,透过衣服浸润进肌肤,这时竟冷得打哆嗦。不过这没有什么,可以坐下来稍作休息我已感到幸福。

放眼望去,病床密集的方舱医院里,全是熟睡的病人。现在,我觉得晚上的睡眠无比珍贵。因为,他们睡着的时候,不再疼痛,甚至可以忘记被病魔摧残的一切。

我不禁开始恨这病毒,若不是它,这些人本应该躺在自己家里的床上,做着美梦,享受着夜晚的舒适。现在,他们却要在这医院里,依靠短暂的睡眠来忘记病痛。

“咳咳咳……”一阵咳声将我的思绪拉回。闻声赶去,17床,一个30岁的年轻小伙子,他正用被子捂着嘴,尽量降低声音分贝,生怕惊扰其他熟睡的人,但是这咳嗽声怎可能被轻易抑制?

“咳咳咳咳咳咳……”又是一连串的咳声,小伙子的脸憋得通红。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多久了?”我问他。

“20多分钟了,觉得有点呼吸困难。”

“怎么不叫医生?”

“我看你们忙了一晚上了,没停过,刚刚休息一下,就不想折腾你们了,我自己忍忍就算了。”听到这句话,我一下子忍不住了,眼泪掉了下来。那一瞬间,我觉得今天的所有辛苦都值了。

我立即叫护士测他的血氧饱和度,并推来氧气瓶,再开了一些药物对症治疗后,小伙子渐渐恢复了平静,安然入睡。

凌晨1:40,离交班还有20分钟,这是交班前最后一次查房。经过17床时,看到他安静地睡着了,我便继续往前走。

“医生!”我扭过头,原来是17床,可能是我的脚步声吵醒了他。

“还不舒服吗?”

“不是,您快下班了吧?”

“嗯,不过不用担心,下一班医生会继续照顾你的。”

“谢谢您。”

“没关系,好好休息,不要有心理负担,有不舒服一定要叫医生。”我嘱咐他。他点了点头,目送我离开。

“医生!”他又叫住了我,我收回迈出的脚步,回头问:“还有事吗?”

这时,他伸出了一只手,但很快又下意识地收了回去,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我想,他是担心这只手可能会连累我,又或者是怕我嫌弃他。这时,我迎过去,握住了他的手。

“加油!”我看到他笑了,我也笑了。

整理:南方日报记者 黄锦辉

实习生 苑青青通讯员 薛冰妮 高龙

【编辑:姜雨薇】

免责声明:本文若有侵权,请联系我,立刻删去!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全球资源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公益慈善栏目 赞助本站可以扫描支付 | 免费推广计划 | 全球资源网顾问团 | 帮助中心 | 企业文化 | 关于我们 | 全球信息中心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本站对所有发布的信息不承担任何责任,用户应决定是否采用并承担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