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内 » 全国各地资讯 » 台湾 » 正文

全球报道:蒋经国日记明年开放 所有权争议缠讼多年终获进展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11-05  来源:网易
核心提示:蒋经国日记将于2020年2月开放阅览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将公开现存于胡佛档案馆的蒋经国私人日记。胡佛研究所研究员、胡佛档

蒋经国日记将于2020年2月开放阅览

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将公开现存于胡佛档案馆的蒋经国私人日记。胡佛研究所研究员、胡佛档案馆东亚馆藏部主任林孝庭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确认了这一消息,并表示,胡佛研究所将于2019年12月17日举办发布会,邀请重量级学者讨论蒋经国的政治生涯,还将展示部分日记原件内容。目前胡佛档案馆处于闭馆状态,预计2020年2月间重新对外开放,届时欢迎各界人士前来阅读日记。

据林孝庭先生介绍,胡佛档案馆所藏蒋经国日记,始于1937年5月他从苏联返回中国,止于1979年12月底,其中1948年日记佚失,1937-1940年以及1945-1949年日记为誊抄本,其余为蒋经国亲笔原件。

此前因日记所有权争议,蒋家后人、台湾“国史馆”对簿公堂,这一缠讼多年的案件于今年夏天取得突破性进展,各方达成协议,决定公开蒋经国日记。美国联邦圣荷西法院于今年9月9日正式同意胡佛档案馆向全世界公开蒋经国日记复印件。

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吴景平向澎湃新闻表示,今年10月上旬已经获悉蒋经国日记将于2020年2月公开的消息,并将在“第一时刻”专程前去胡佛档案馆阅览。“在蒋介石日记开放之后的十余年里,有关蒋经国日记是否开放以及何时开放的问题上,此前学术界得到的讯息一直是不容乐观的,主要理由是蒋经国日记中涉及到的人物较多尚在世,蒋家后人之间对于开放的意见也不尽一致。”吴景平说。

浙江大学蒋介石与近代中国研究中心主任陈红民告诉澎湃新闻,胡佛研究所已经发出相关邮件,欢迎学界同仁前往阅读蒋经国日记。“关注了十几年,终于等到了。浙江大学蒋介石与近代中国研究中心近年来致力于搜集与蒋介石及其家人有关的档案,包括蒋经国相关内容。我们应该会尽快去‘一睹真容’。”

蒋经国与蒋介石

蒋经国与蒋介石

几经波折的“两蒋日记”公开历程

2005年,蒋介石的孙媳蒋方智怡女士正式与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签署合约,将蒋介石日记手稿、蒋经国日记手稿(以下简称“两蒋日记”)暂存胡佛研究所,时间为50年。胡佛方面将日记拍成缩微胶卷,再以微卷复印为纸本,供学者阅览。其中蒋介石日记于2006年-2008年期间陆续开放,在学界掀起一股研究热潮。

蒋介石日记在胡佛研究所开放阅览后,台湾“中研院近史所”着手出版相关内容,于2010年12月在台北举行大型研讨会,计划在会上进行“蒋中正日记”(1950年-1954年)的首发式,因蒋家后人蒋友梅女士(蒋经国长孙女)在会议前夕提出诉讼而叫停。

原定2010年对外公开的蒋经国日记也因诉讼争议未能如期开放。

蒋友梅等人认为,日记所有权为蒋经国继承人共有。胡佛研究所考虑日记所有权争议,对可能主张日记所有权的关系人全部提告,要求确认日记归属。

随后台湾“国史馆”向美方法院声请将诉讼移至台湾进行,“国史馆”在台北地方法院提出民事诉讼,主张“两蒋日记”中夹杂公文书应交给“国史馆”,“两蒋日记”中非属两蒋任职台湾地区领导人期间日记为其个人所有,而“国史馆”经保管人蒋方智怡赠与而取得保管权。

林孝庭表示,关于“两蒋日记”所有权的诉讼案目前仍在审理中,胡佛研究所尊重台北法院的最后判决结果,日后也会进行必要的协助,并特别感谢“国史馆”馆长陈仪深、蒋友梅女士、蒋孝严先生及其他蒋经国先生家属对此次开放蒋经国日记的支持与努力促成。

蒋经国夫妇与儿孙们在一起

蒋经国夫妇与儿孙们在一起

蒋经国为什么写日记?坊间流传的日记是真的吗?

蒋经国是蒋介石长子,1910年生于浙江奉化,15岁前往苏联接受马克思列宁主义教育,1937年回国。1949年随国民政府迁台以后,逐渐走向权力中心,蒋介石去世后成为台湾地区最高领导人,于1988年1月13日去世。

蒋经国是从1937年自苏联回国后开始写日记的。吴景平教授表示,尽管日记的具体内容尚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与1937年蒋经国自苏联回国之后的经历密切相关。值得期待的是与蒋经国担任赣南行政督察专员、莫斯科会谈期间的中国政府代表团成员、战后东北接收特派员等职位直接相关的内容。“特别是1949年去台之后,蒋经国的地位迅速上升,在诸如去台之后国民党的重大决策和高层人事更替,台湾地区的政坛风云和社会变迁,两岸关系,与美国及日本的关系等方面,蒋经国日记如有直接记载的话,其史料价值是无可替代的。”

陈红民向澎湃新闻表示:“蒋经国于1925年前往苏联,1937年中苏关系改善后苏联方面才同意其回国。这时他和父亲蒋介石已经多年未见,蒋介石安排他在故乡奉化溪口读书,正好张学良也在那里,就安排他们一起读中国古书,叫他‘补课’和‘洗脑筋’。蒋介石很注重日记对人心灵的塑造,要求蒋经国每天写日记。蒋经国就是这样开始写日记的。张学良的日记也是这时开始写的。”

蒋经国在蒋介石的要求下记日记,并将日记交给蒋介石审读。蒋介石也把阅读、批注蒋经国日记当作重要事务,他对蒋经国的教育很大程度上通过日记来完成。蒋介石甚至曾将自己的日记给蒋经国观摩学习。1944年1月3日,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晚与经儿谈话。父子互观日记办法最有益于伦理与修养也。”

据陈红民介绍,蒋介石晚年身体状况欠佳时,仍坚持阅读蒋经国日记,并有大量批注。1972年1-2月间蒋介石日记中数次记载阅读蒋经国日记的感受,如:

“日间看经儿去年日记,精神为之一振,此而可继我事业,完成革命也。”(1972年1月25日)

“看经儿去年日记,彼之环境冤屈,幸能立志自励,前途大有可望。余年老多病,愧对国事无大贡献耳。”(1972年1月27日)

“看经儿去年日记有益。”(1972年1月29日)

“看经儿去年日记解闷。”(1972年2月1日)

“看经儿去年6、7月日记,心甚安乐,可以继承我志也。”(1972年2月8日)

“经国日记今日全部阅毕,悲喜交集。悲者悲其多忧多愁,有损其身体,喜者喜其智能充裕,志气坚强,足以继承我事业也。”(1972年2月13日)

“重审经儿日记,加以批示。彼说‘成败之分在于丝毫之间’。此言与我平时经验,实获我心也。我又为‘存亡之分由于一念之间’也。”(1972年2月14日)

“蒋经国日记和跟蒋介石日记不同,后者可以说是心灵史,但蒋经国不能在日记中肆意抒发情感,一方面与他同时处事的人都是长辈,另一方面日记要给父亲过目,他不得不有所顾虑,可能个人感情袒露得不多。然而‘两蒋日记’的对读将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议题。”陈红民说。

陈红民还表示,此前坊间流传有一些题为《蒋经国日记》的出版物,主要是根据已有资料编纂的,“但是真真假假编在一起,以讹传讹,没有学术价值。”

蒋经国曾亲自公布过一小部分日记,主要是为了塑造父亲蒋介石的形象和呈现他们的父子关系。“1975年蒋介石去世后,蒋经国公布了《守父灵一月记》,即为蒋介石治丧一个月间的日记,在台湾出过几个版本。此外,蒋经国曾把1949年的日记全部出版,题为《风雨中的宁静》。但这些是他在世时公开的,与日记原稿是否有不同?是否修改过?这是个有趣的话题,如果我去胡佛看蒋经国日记,会先比对这些内容。” 陈红民说。

蒋介石(中)与蒋经国(左)、蒋纬国(右)

蒋介石(中)与蒋经国(左)、蒋纬国(右)

学者们关心哪些内容? 蒋经国日记价值何在?

吴景平认为,蒋经国的家世和经历,决定了他的全部日记都具有仔细阅读的价值。“结合自己的研究领域,原先非常期待的是1948年蒋经国在上海‘打老虎’期间的日记手稿,以便与坊间流传的蒋经国《沪滨日记》比较,但很遗憾地闻悉胡佛藏蒋经国日记手稿中不包括1948年。很希望见到1945年随宋子文参加莫斯科会谈的记载,以与宋子文档案的有关记载进行比较;另外会注意有关东北接收的内容,以与同时参加东北接收交涉的张嘉璈、熊式辉的日记进行比照。当然,1949年这一年无小事,如蒋介石下野、李宗仁‘代行总统’、北平国共会谈、国民党军事大溃败和去台、美国发表对华政策白皮书等等,都属于‘先睹为快’的内容。如果问1949年去台之后蒋经国日记中哪些方面的内容最为值得关注,那应当是有关‘台独’势力的由来及两蒋父子的态度与应对。”

陈红民表示,“即使蒋经国在日记中没有流露太多私人感情,他的日记仍有不可替代的价值。蒋经国自1935年起就跟在蒋介石身边,他的日记与蒋介石日记对读将会有新的视角。在台湾时代,他渐渐从幕后走到前台,尤其在1965年陈诚过世以后,地位越来越重要。1971年以后,蒋介石就基本上‘退居二线’,1975年蒋介石过世后蒋经国还写了四年日记。这期间他参与了台湾十大建设、经济起飞、社会变革等重要的历史进程,对我们了解中国现当代史,尤其是台湾地区走过的历史非常重要。还有,1979年中美建交对于时任台湾地区领导人的蒋经国而言是一个重大打击,也是影响历史进程的重大事件,如果蒋经国日记中有相关内容,是很值得关注的。”

林孝庭指出,蒋经国日记涵盖1930年代至1940年代其在赣南担任行政专员的经历,1945年抗战结束前后他参与国民政府与苏联之间的交涉谈判,战后协助接收中国东北的艰巨过程,以及1949年政局动荡风雨飘摇之中、他追随父亲蒋介石的惨淡经验,1949年以后主导情报与军队政治工作、经手历练重要政务,以及1970年代他成为台湾地区领导人后所面临的内外艰巨挑战,这些内容日记里都有详细记载。尽管日记作为史料有其相对主观与局限之处,但对于关注近代中国历史演变、特别是1949年后台湾发展与两岸关系的广大学者与民众而言,其日记内容仍可提供大量珍贵讯息,让读者得以窥探蒋经国的内心,甚至有可能颠覆对过往历史事件的认知与看法。

《蒋经国传》(浙大出版社,2012)作者、浙江大学中国近现代史研究所所长肖如平教授对澎湃新闻表示,整体而言,蒋经国的学术研究还非常不够,一个重要原因是蒋经国资料公布得太少。之前学界利用较多的是他的言论著述汇编,近年来“国史馆”出版了《蒋经国书信集》《蒋经国手札》等,公布了蒋经国的部分忠勤档案和会客记录等。但由于种种原因,他后期的档案资料很多至今未解密公开。

肖如平认为,蒋经国日记的史料价值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研究蒋经国个人内心世界最重要的史料,这是其它档案资料、文献资料、口述史料无法替代的;二是研究台湾“两蒋”时期政治、经济、军事、情报,以及两岸关系不可或缺的资料;三是研究蒋介石、蒋经国家庭生活史的重要资料;四是研究蒋经国人际关系的重要史料。

“蒋经国其实是个有趣的人,但他是蒋介石的儿子,不能自由地发展。”陈红民认为,日记作为一种当时记录的、连贯性的史料有其独特价值,跟多年以后集中撰写的回忆录性质大有不同。尤其是蒋经国日记涵盖了近半世纪的中国历史,这期间中国走过了风云变幻的大时代,其价值是非常值得重视的。

吴景平表示:“在蒋介石晚年,蒋经国实际上已经全面掌控台湾政局;蒋介石去世后,蒋经国作为国民党政权最高领导人的地位更是无可争辩的。尤其在台湾地区的政治演进、经济与社会民生发展、两岸关系走向和解交流、反对‘台独’和坚持台湾作为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等问题上,蒋经国起过十分重要的作用,其影响将长久存在。今天人们关注蒋经国日记的开放,并且可以预期相应的‘阅读热’、‘研究热’的到来,与他的历史重要性直接相关。”

推荐

从蒋经国到赖清德 细数台湾政要中的金庸情结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著名武侠小说作家金庸在香港病逝,震动整个华人圈。大陆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10月31日说,金庸是海峡两岸共同尊敬的一位伟大作家,两岸同胞纪念他当然责无旁贷。实际上,不少台湾政要都是金庸的资深书迷。

(原标题:蒋经国日记2020年2月开放,所有权争议缠讼多年终获进展)

(责任编辑:肖琦_NN6799)

免责声明:本文若有侵权,请联系我,立刻删去!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全球资源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公益慈善栏目 赞助本站可以扫描支付 | 免费推广计划 | 全球资源网顾问团 | 帮助中心 | 企业文化 | 关于我们 | 全球信息中心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本站对所有发布的信息不承担任何责任,用户应决定是否采用并承担风险。